羔羊妈妈潘心雅 2 -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亚洲中文无码av在线-男女啪啦啦超猛烈视频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不伦恋情- 羔羊妈妈潘心雅 2
羔羊妈妈潘心雅 2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亚洲中文无码av在线-男女啪啦啦超猛烈视频]

地址发布页:

第二




  甯外初中部建校其实有些年头了,最近几年在加强环境建设,一些老旧建筑


设施也在一点一点翻新重建,校园裏有几处堆积着沙石,几个工人埋头干着活,


传来阵阵噪声。




  本来就爲儿子转学发生变数的事情担心的潘欣雅,这时更是被吵得心烦意乱,


她抱着双臂裹了裹自己的小外套,低着头快速经过。原本饱满的酥胸被双臂托起


画出一道曼妙的曲线,显得愈发挺翘,在快速行走时有些上下抖动,似乎蕴藏着


惊人的弹性。从侧面看更加明显,一个民工有些发呆,用肘推了推旁边的老铁,


「那个妞儿,真他妈带劲。」




  欣雅看着地面的积灰,想起诚诚去上洗手间时,发现的那起校园欺淩事件。




  同样是小个子,当时如果被揪着领子按在地上的是诚诚怎麽办?四处堆积施


工用的沙石,磕受伤了怎麽办?欣雅不敢想,那高个刺头连自己都不怕,如果欺


负诚诚该怎麽办啊。希望任校长会整顿吧。




  因爲和任平谈话拖了些时间,三四节还要赶回高中部上课,这个时段打车是


肯定会堵的,看来只能坐地铁了。欣雅加快了脚步离开甯外初中部,往地铁口走


去。




  老民工老郑是甯外初中部施工项目团队的材料管理员,这会儿正一肚子火气


走出甯外初中部,这一肚子火裏有怒火也有欲火,怒火是因爲质检的材料不匹配,


就被项目副经理那个老猪头劈头盖脸训了一顿,赶出来重新进货,掐好今天周一


去偷看形体老师教课的,看来是没机会了;欲火是因爲就在刚刚看到一个比形体


老师身材更火辣的女人,小外套都裹不住的酥胸,宽鬆的半裙也盖不住的翘臀,


就那一眼,老郑就已经感到小腹一阵燥热,如果能操她一次,立刻暴毙都值得。




  爲了节省时间,老郑咬咬牙走进地铁,坐到仙临那麽远可不知要多少钱,比


坐公交是要贵多了。




  甯城人口基数庞大,地铁向来拥挤,甚至有人戏说甯城地铁是出行人的地狱,


癡汉们的天堂。不过试想,在挤得像沙丁鱼罐头的情况下,一个正常男人贴着个


美女,难免会有生理反应啊。比起癡汉的天堂,更应该叫做孕育癡汉的天堂吧!




  隔三差五就有报道甯城地铁上抓到色狼,当然了,每天还有那麽多没抓到的,


大概还分布在各个地铁线路小心作案吧。




  此刻九点是上班高峰期,地铁一二三号线更是人头攒动、寸步难行,进站的


人流缓缓挪动着,和飞驰而行的地铁形成鲜明的对比。老郑厚着脸皮在四处抱怨


声中挤进地铁,饶是他搬了几年砖,有着不错的体魄,依旧被挤得七荤八素。随


着车门关闭的提示音响起,又是一阵人浪拍来,将他拍到角落去了,老郑没刹住


脚,撞上了一个柔软的身体。




  「啊!」前方传来一声娇呼,老郑撑着车壁勉强站定,发现自己正贴在一个


女人身上。女人身体很柔软,被自己狠狠压在墙上,背对着自己,双手费力得撑


着车壁,却无法撼动分毫。老郑一边忍受着人流带来的推力,一面感受着前方软


玉温香带来的阻力,霎时有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虽然老郑的右手也苦苦支撑着车壁,但两人之


间完全没有一丝缝隙,他感受着自己的胸膛贴着女人的后背,大腿也挨着对方的


腿,甚至自己的小腹此刻正贴着这个女人的臀部。强烈的触感让老郑意动不已,


他深吸一口气,身后人潮拥挤散发的难闻气息,和被自己压在墙上的女人身上散


发的淡淡清香融合在一起,更刺激着老郑的感官,下身的肉棒渐渐勃起。




  老郑不禁有些害怕,如果对方是个警惕敏感的女人,发现自己性骚扰了立刻


大声嗬斥,或转过身给他一巴掌,那他八成要被带进局子裏蹲几天了。不过车厢


那麽挤,也不能当老子是故意的嘛。老郑开始大量着前面的女人。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脸,但这个诱人的身躯也至少是个背影杀手了,这微卷的


中长发和黑色的小外套怎麽有些眼熟,他悄悄往右挪了半个身位,依稀看到了她


的侧脸。这…这是早上看到的美女老师!老郑的呼吸变得急促了,那娇媚的性感


美人,在人挤人的车厢裏被我按在墙上?




  老郑右手继续撑车壁,无处安放的左手试图用手背贴着对方的大腿……这个


触感果然是丝袜!着起初有些担忧的老郑,在这一刻眼裏再没有害怕,久积的欲


望如火山爆发半一发不可收拾。




  刚刚挤进地铁的欣雅还在给老公发着微信,说了一下儿子的情况,顺便抱怨


着甯城的地铁拥挤。原本以爲抢到角落会舒服一些,起码不用四周都挤着人,没


想到就在刚刚,被一个男人撞了一下,然后以很羞耻的姿势压在了墙上。这尴尬


窘迫的状态让欣雅有些呼吸困难,如果不是手还撑着在,自己脸都要贴到墙壁上


了。




  身后的人整个人都压在自己身上了,潘欣雅一阵不自在,不过整个车厢都这


麽拥挤,自己也不好太矫情,看着一只满是灰尘的右手从后面伸出来费力撑着墙


壁,大概也在辛苦忍受着后面的的人潮。要不忍忍吧,欣雅低低歎了一口气,腹


诽着老公怎麽还不回信息。




  突然,欣雅感觉到什麽东西正在蹭着自己的大腿,若即若离。什麽东西?欣


雅微微皱眉,觉得有些反常,后面的男人是在骚扰我吗?但又担心是自己太敏感


了。就在这时,欣雅感觉到那东西又在蹭着自己的大腿,然后完全贴在自己腿上。




  那是一只手!欣雅在心裏惊呼,原来之前是在用手背试探,见自己没有反应


现在是用手掌来直接抚摸,这只手正肆无忌惮在自己的大腿上游走,五指微微发


力,隔着薄薄的丝袜欣雅甚至能感受到那只大手的温度。欣雅又惊又怒,企图转


身警告后方的骚扰者。




  谁知刚侧过脸準备转身,对方右手按在欣雅的肩膀上,将她的身子重新按在


了墙上!欣雅撑着墙的右手不堪负重,整个小臂都贴在了墙上,紧接着对方右手


再次从身后袭来,捉着她的右手死死按在墙上,动弹不得。太嚣张了!欣雅还未


反应过来,对方放在自己在大腿上那只不安分的左手有了新的动作,从一边隔着


丝袜抚弄的自己的大腿一边缓缓上移,已经摸到了半裙下圆润的美臀。




  被重重按在墙上的欣雅咬着嘴唇,精俏的脸上渗着细密的汗珠,有些后悔早


上在半裙与包臀裙中选择半裙了,虽然包臀裙会在视觉上引来更多色狼们的眼球,


但起码收口的剪裁不会那麽容易被大手轻易探入。




  此刻半裙已经失守,欣雅两瓣肥美圆润的翘臀已沦爲对方的玩物,在外力的


作用下变换着各种形状,那只大手时而轻轻抚摸,时而大力揉弄,时而用手指撩


拨着臀缝,更让欣雅感到不安的是,她感觉到对方在用指甲在划弄着包裹着自己


臀部的丝袜,尖锐的指甲勾着丝袜微微嵌入自己的臀肉,那酥酥麻麻的触感让欣


雅不禁有些晃神。




  这时,欣雅又感到有个粗大的硬物抵着自己的臀部,随着地铁轻微的晃动的


节奏,挤压着自己的臀肉。这…这难道是……欣雅虽然矜持端庄,但毕竟已爲人


妻,自然猜到了是什麽东西。「居然这麽大胆…」欣雅剧烈挣扎了起来,扭动着


臀部阻止着硬物的入侵。谁知挣扎时,在欣雅充满弹性的翘臀多次撞击和摩擦下,


似乎更加刺激着对方的兽性,耳边甚至传来饿狼一般的喘息声。




  突然对方放开了欣雅的手,正当欣雅感到上半身如释重负的时候,那双手竟


然一左一右架在自己胯部,防止乱动的同时,将自己的胯部往后一托,使诱人的


丝臀微微翘了起来。




  如果地铁上没有那麽多的人遮挡的视线,将会看到这样一副让人血脉喷张的


画面——一个高挑曼妙的绝色少妇上半身贴在墙上,红唇微涨,汗湿的头发黏在


黏上,眼裏写满了惊慌与无助。她的裙子被高高掀起搭在腰间,丝袜包裹的美臀


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性感圆润的丝臀也不停扭动着,微微透肉的一双丝腿颤抖着


紧紧交叠,不留一丝腿缝让人有机可乘;




  绝色少妇的身后是一个髒兮兮的民工,面色猥琐狰狞,两只沾着灰尘的大手


卡在少妇腰间,敞开的上衣遮挡下,一条坚硬如铁的粗大肉棒青筋暴起,紫褐色


的龟头分泌着液体,向少妇颤抖无助的身躯探去…




  剧烈的挣扎在绝对的力量下变成无济于事的轻微颤抖,一个粗壮的硬物贴着


挤开充满弹性的臀肉,隔着丝袜抵在欣雅的大腿之间,突然狠狠一顶。「嗯…」




  欣雅闭上嘴低声呻吟,隔着丝袜都能感受到硬物可怕的形状和温度。欣雅感


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有些不知所措,身体也渐渐酥麻失去力气。不可以!阵阵


袭来的生理反应让她感到羞愧和耻辱,这也是一种无形的背叛啊。




  「不可以!」欣雅失声喊了出来。一时间附近的目光彙聚过来,身后的的色


狼也被吓到了,突然没了动作。「新街站到了!」正值广播正在报站,欣雅感到


身后一空,连忙转过身来,车厢裏人潮涌动,早已不见了了色狼的蹤影。




  欣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瘫软靠在车墙上,心有余悸。自己是不是太软


弱了?居然在公共场合被人隔着丝袜用后入的姿势玩弄了,真是羞死人了。之前


也听说过不少甯城地铁色狼骚扰女人的事件,当时还不相信,今天自己遇到了,


竟然也是羞于被发现不敢声张,下次如果再遇到不能再这样了。潘欣雅胡思乱想


着,却疏忽了自己今天一身黑的装束,其实是很吃灰的。




  新街站地铁的洗手间裏,一个民工坐在马桶上,正在快速撸动着自己的肉棒,


仰着头,喉咙不自觉地发出一阵阵的低吼。突然一阵抽搐,一股有一股浓稠的白


浆射在了洗手间的门上。「本来应该射在你的屁股,你的大腿上的,小骚货。」




  老郑恶狠狠地想着,「下次再让我抓到,老子还要把你按在墙上狠狠操你,


全部射到你体内!」




  「甯城外国语初中部。」老郑眯着双眼,用衣角擦拭着自己射完仍旧有些高


耸的肉棒。




  上午第二节课下课,赵辉被喊语文老师带到高三年级办公室,语文老师是个


上了年纪的女老师,脾气不太好,劈头盖脸就是一阵痛骂。




  「也不看看你现在什麽样子!作业不交!数学考试作弊!语文考试不写作文!




  现在上课坐第一排还玩这东西!你还想不想学了?」语文老师拿起一个黑色


的小物件在赵辉眼前晃晃,大声嗬斥。




  「……」赵辉一脸木然,没有说话。




  「我们甯城外国语是重点学校,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再不努把力,这个成


绩放在高考,连专科都不要你!」




  「……」




  「我就搞不懂了,你高二的时候成绩还挺好的啊,考进几次年级前五十,现


在怎麽成这样了?是有什麽心事?压力太大了?还是和哪个女生谈恋爱了?」语


文老师恨铁不成钢,歎了口气。




  「……」赵辉依旧一副没听进去的样子,厚厚的镜片下,双眼直勾勾看着前


方,没有焦点。




  语文老师显然是被赵辉听若无睹的样子激怒了,深吸一口气,準备新的一波


吐沫横飞,「你……」突然余光看到一个身影,忍了下来。




  潘欣雅走了进来,身姿聘婷秀雅,气质端庄,只是面色看起来有些疲累。




  「孙老师早,怎麽,赵辉又犯事儿了吗?」欣雅的办公桌在比较靠内的角落,


她一边微笑着和孙老师打着招呼,一边越过赵辉往自己座位走去。




  孙老师拿起黑色物件,应到,「小潘啊,你们班着赵辉啊,真是该管管了,


刚刚上我的课玩这个东西。」欣雅在座位放好东西,过去接过小物件。是个go


pro运动相机,欣雅侧着脸,问赵辉,「你带这个来上课干什麽?」




  赵辉短暂失神后反应过来,「我上课有点跟不上,想把孙老师上课的内容录


下来,回家好複习。」赵辉一边回答,一边摆弄着gopro相机,不一会儿孙


老师上课时的影像显示了出来。




  孙老师脸色好了很多,「刚刚问你怎麽不说呢,下次上课好好听讲,上课听


不懂了来办公室问老师,你要好好学肯定能学好的。」欣雅也对谢辉笑了笑,


「英语上也是,有什麽困难的尽管来找老师。这个东西就不没收了,贵重物品下


次不要再带到学校来了。」赵辉接过gopro,木木点了点头。




  欣雅看了看表,「好了快上课了,帮老师搬一下作业,一起去上课吧。」正


当欣雅和赵辉快走出办公室的门时,孙老师叫住了欣雅,「潘老师等一下!赵辉


你先回去发作业,我有点事和潘老师说。」




  赵辉离开办公室后孙老师把欣雅拉到身边,拍了拍身后的裙子,「你跑哪去


了,都是灰尘。」欣雅想到那两只髒手,和早上屈辱的经曆,有些窘迫,随口应


道,「谢谢孙老师,我自己来吧。」




  第三节课马上要上课,躲在一边的赵辉看着欣雅离开办公室的背影,眼裏一


丝恨意闪过,刚刚在办公室看到欣雅裙子上手印状的灰尘,现在已经被擦去,但


裙子下的黑色丝袜上隐隐还有一些灰尘,他突然有一种猜想。赵辉抱着厚厚一叠


英语作业,悄悄跟了上去,心想,「到楼道应该就可以验证一下我的猜想了……」




  欣雅抱着教学用具上楼的时候,瞥到赵辉在下一层的楼梯间怔怔望着自己,


莞尔一笑,「不是让你先走了吗,怎麽比我还慢呢?」




  赵辉把作业抱低了一些,小声回应道,「刚刚去上了个洗手间。」




  「快上来吧,不然我们都要迟到了。」




  「嗯。」赵辉漫不经心应了一句,弓着腰小步跟在欣雅后面。欣雅却不知道,


赵辉手裏厚厚的作业遮挡下下,与赵辉瘦高的书呆子气质不相符的硕大肉棒,正


指着自己的背影,在他的裤裆隆起一个夸张的突起。




  就在刚刚在欣雅上楼的时候,黑色的半裙随着她的脚步微微飘动,跟在后面


的赵辉刻意蹲低了一些,眯着双眼窥视着欣雅裙底。从下往上望去,裙子再无法


遮挡住欣雅性感的大腿和诱人的臀部,在薄薄黑丝袜的包裹下散发着緻命的诱惑


力,让赵辉恨不得沖上去将欣雅绑在楼道裏爱抚一番。




  不过更让赵辉感到口干舌燥的是,眼前的景象验证了赵辉之前的猜想——包


裹着欣雅大腿和美臀的丝袜上,布满了或深或浅都是密密麻麻灰色的手掌印,甚


至有些地方有些脱丝。




  「我的班主任,你经历了些什麽呢?」赵辉抱着作业,突然想到口袋裏的g


opro,露出了耐人寻味的微笑。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