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梅竹马品璇 第5-7章 -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亚洲中文无码av在线-男女啪啦啦超猛烈视频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暴力虐待- 我的青梅竹马品璇 第5-7章
我的青梅竹马品璇 第5-7章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亚洲中文无码av在线-男女啪啦啦超猛烈视频]

地址发布页:

第5章 初体验

  自从得知龙哥变成植物人后,我心里放下心头大石。虽然上次看到小如被他淩辱的时候,我感到异常兴奋,但是,女朋友果然是属于自己的比较好!

  那之后,小如的心情显得有点低落,跟我一起逛街的时候也总是愁眉苦脸,我知道她为自己的第一个男人的遭遇感到难过,我也装作没事一样,不去深究。

  事实证明,时间可以沖淡一切,小如的心情渐渐好转,我们又回到昔日温馨的关係,可能因为过去的阴影消失了,小如变得比以前更加活泼、开朗,跟我的亲热行为也变得大胆起来。

  我有预感,我很快就可以脱离这段漫长的处男生活!

  果然,机会来了……

  品璇某天跟我说:「翔,我接下来几天要跟阿毅回乡一趟。」

  「嗯……这幺快就见家长啊。」我躺在沙发上看杂誌,不以为然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品璇顿时满脸通红的说道:「不、不是啦!你脑子里都只想着这种事!我听说阿毅的亲戚住院了,所以陪他回去探病。」

  品璇真是的……到现在还害羞什幺啊……不是跟阿毅做过很多次了嘛,而且还玩起那种大胆的野战,我以为她铁定已经没有什幺羞耻心了。品璇这次跟阿毅回乡,一天也会干得很火热吧……

  嗯!等等!!!品璇跟阿毅回乡,那家里不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吗?!这、这不就是上天给我的机会吗?!

  我连忙坐起身,急不及待地问:「那你什幺时候走?」

  「呜……不要凑得这幺近啦,我明天就走,你听见我要走还蛮开心啊……」品璇皱着眉说道。

  「啊……才、才没有啊!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很闷唉!」

  「呵呵~一个人很闷啊?看你刚才反应,我还以为你想叫小如过来住几天呢~」品璇听到我慌忙的反驳贼笑着。

  呜……被看穿了……不过品璇应该不会狠心妨碍我的。

  「你要跟小如干什幺我管不了,但可别干得太过火啊~」品璇摆起姐姐的架子说着,不等我回应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

  确认品璇在房间收拾行李后,我马上传讯息给小如,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她,顺便邀请她来我家里住几天。

  『小如啊,品璇不在,我不会做饭,可能会饿死唉~』

  最后,我写了一句连我自己都觉得蠢死的话,要是小如回覆『你不是会做饭嘛……』、『那到外面吃啦……』之类的答案的话,我也无从反驳了。

  可是,看来我的忧虑是多余的,小如很快就主动回答我心目中的答案。

  『哎哟,翔翔好可怜喔,要不我来你家住几天,照顾可怜的翔翔吧~』

  看到小如的回覆后,我狠不得放声欢呼,但又怕惹得品璇不满,于是我只好将这份心情留待明天发洩!小如既然这样回覆,表示她应该也认可我做那种事吧?

  ***

  「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不要跟小如做奇怪的事啊?」品璇临走前对我说。

  「你知道了?!」

  我听到她这样说吓了一跳。

  「我本身就想到了,而且小如昨晚也跟我报告了。」

  「呜……」

  「哼,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不会做饭唉。」

  「……」

  「下星期的晚餐你应该知道怎幺办吧?」

  「是……」

  还好品璇没有破坏我的计划,负责一星期的晚餐也赚到了……

  「还有,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用到,但我姑且还是把我的房间整理好了,小如有需要的话就睡在我那边吧。」

  说完,品璇就拉着行李出门了。

  ***

  正午,门铃「叮噹」一声响起了,我兴奋地打开门。

  今天小如穿了黑色的吊带小背心,外面披上一件米黄色的针织外套;虽然小如的个子不算很高,但白色的短牛仔裤配上船袜加运动裤,使得双脚看起来更加修长,整体给人活泼清爽的感觉。

  跟品璇一样,小如也拉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果然女孩子在外面过夜有很多準备呢。

  「让开、让开!我今早忘了起床,忙着收拾行李都没有吃早餐,现在饿慌了!」

  不等我的招待,小如就连忙走进来了,沖到厨房那里去了。

  「那你晚一点来也可以啊。」我丝丝然的跟在小如后面说道。

  没想到我这幺一说,她就立刻面红耳赤的盯了我一眼,接着一句话都没说就继续準备午膳的工作了。

  嗯?难道说……

  我突然从背后环抱小如的纤腰,凑近她耳边说道:「你该不会是太期待今天住下来,昨晚失眠了吧?」

  「……」小如什幺都没说,就只有脸颊红彤彤的。

  「然后今天想快点见到我,所以匆匆忙忙的过来了?」

  「呜……你欺负我……」

  被我戳中痛处的小如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我捨不得继续调戏她了,于是轻吻了她的脸颊一下,说:「对不起啦,你的样子太可爱使我不由得想捉弄一下。」

  说完,我便将厨房的工作交给小如,而我则帮忙将小如的行李搬到品璇的房间,那就是小如未来几天住的地方,虽然有点遗憾,但也无可奈何。

  ***

  吃过午饭后,我和小如一起在客厅打电动,期间虽然我多次想要袭击她,但她每次只是亲亲嘴就把我推开了。

  果然,不能对小如来硬的,即使她肯在我家住几天,也不代表她準许我做那种事,要是我太强硬惹她生气就不好了,不过要令她主动献身给我,我还是应该做点小手脚。

  晚上,我们平平无奇的过完一天,吃完晚饭后我趁小如在清理的时候先去洗澡。

  「我洗好了,小如,快去洗澡。」

  「来了。」

  这时,小如从品璇的房间出来,拿着自己带来替换的衣服。

  「啊,品璇说她放在浴室的沐浴露,你可以随便使用。」小如经过我的时候,我不以为然地说道。

  「嗯,她之前说了。」

  说着,小如便走进浴室了。

  嘿嘿,事后再向小如道歉吧,我必须跨出我们重要的第一步!

  其实我早就预计到今次的事不会那幺如意,所以昨天早就在情趣店买了春药,为了有信心保证,我还买了蛮贵的一种。就在刚才,我已经先行将大量的沐浴露放置在另一个容器,现在瓶里剩下的,是少量沐浴露和春药的混合物。

  据标籤说明,这春药的效力还颇强,几滴就会令人慾火焚身,上面那句「令贞女变成淫娃」令我特别,但因为我怕被沐浴露稀释,所以我这次用的份量也比较多,一次就用了几十滴!

  小如很快就从浴室里出来了,我听见她以惊人的速度回到品璇的房间,我知道计划一定是成功了!

  我稍稍地走近品璇的房间,将耳朵贴在紧闭的门上,里面顿时传出微弱的呻吟声。

  「嗯……这到底……嗯…嗯……身体好热……嗯……」

  从声音上判断,小如应该已经沈溺在情慾之中,顾不了周围的事物,所以我大瞻地轻轻打开房门。

  里面的小如果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时她正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一手伸进小花径里手淫,婀娜多姿的胴体和销魂的呻吟声瞬间使我胯下的肉棒勃起了!

  虽然比不上品璇,但小如34C丰盈的乳房仍然迷倒不少男生,她现在竟然一手抓紧自己那丰盈的乳房,不断向外拉扯揉搓。

  哇靠!该不会是我下药太重吧,药效太猛了,小如一下子就按捺不住开始手淫。

  「嗯……好痒……手、手指……完全没有用……啊……谁来……」

  听到小如双眼迷濛的胡言乱语起来,我狠不得马上走上去大干一番,但她这种状态应该不可以消减了,我不用急于一时,反正我也想看看小如淫蕩地自慰、求慾不满的模样。

  这时,小如迷糊间发现床头有一根电动按摩棒,这本来是我準备让小如看到这个,从而挑起她对性的渴望,没想到这一下子就成为了满足她性慾的工具。

  只见小如原本抚摸小穴的手抽出,一把拿起按摩棒插入自己的小穴里,本来就不处女的小如再加上现在性慾大起,小穴的淫水早已氾滥成灾了,按摩棒畅通无阻就入侵了小穴。

  「啊……好大……小穴…被插得满满的……嗯……用力……翔翔……用力插我……」

  原来小如正在幻想跟我做爱,那根按摩棒正好被她幻想成我的肉棒!只见小如单手抓住按摩棒,不停来回抽插,淫水连同按摩棒一同飞溅出来,场面荒淫不堪。

  小如揉搓自己胸部的手越来越大力,我可以清楚看到她的胸部被自己搓成各式各样的不规则形状,甚至开始出现红色的掌印,她还不时捏住自己的乳头,自己令自己失声的淫叫起来。

  看来春药的效力真的很猛,温驯的小如一下子就变成蕩妇了,上面标籤写着的果然不是盖的,这埸自慰秀实在太刺激了,我忍不住自己掏出肉棒手淫起来。

  「啊……翔翔……用力……干死我……再、再激烈一点……啊……嗯…插得好深……我快受不了了……啊……」

  小如的手越插越快,彷彿连按摩棒的开关也想插入小穴一样。开关?是啊!小如还没有把按摩棒的开关打开,光是这样抽插她就快疯了,我真想快点看按摩棒起来后,小如会有什幺反应。

  求慾不满的小如这时手执按摩棒的末端,不知道是回应我的期望还是想寻找更大的快感,她把开关打开了──

  「啊……肉棒在……里面……搅拌……啊……啊…肉壁…被翻来翻去……好爽……啊……啊……要……要去了……啊啊啊……」

  按摩棒启动的瞬间,小如全身弓了起来,原本正在按摩乳房的手也僵硬起来,不断颤抖。小如圆睁着双眼,一下子发现了我,她看着我却完全顾不了自己身体的状态。

  「啊……翔、翔翔……什幺时候在……嗯……好爽…啊……不要看……好爽……忍不住了……嗯……啊…要、要高潮了……嗯…啊呀……」

  小如弓起的身体几下抽搐,我知道她高潮了,而且是非常强烈的,看到她如此淫蕩的表情,我也终于忍不住射精了,一股股强而有力的精液射遍品璇房间里的地板……

  高潮过后的小如瘫软的躺在床上喘息,被发现的我这时也不再遮遮掩掩,走到床边坐下。

  小如不断大口大口的喘息,胸膛也随着上下起伏,全裸暴露出的一对巨乳也因此摇摆不定,好不煽情,真的想一手抓过去!

  「小如,我……」

  「翔翔……我要你……」

  我本来还在犹豫怎样开口,没想到性兴奋的小如竟然会这幺直接,不,应该说春药的效力太强了,真不枉我花那幺多钱买下来。不过看到小如这幺顺利就被攻略下去,我不禁想再捉弄她一下。

  「你要什幺?」我凑到小如耳边问道。

  「肉棒……我要翔翔的肉棒……」小如不知羞耻的立即回答道。

  「刚刚才高潮过啊?」

  「完全不够……身体好热……小穴……小穴里面好痒……」小如难耐的说道。

  「嘿~真淫蕩呢~」

  这是平日小如在我面前绝对不会说的话,我唯一就只有在上次龙哥干她我时候听过,没想到让女生对自己说出这种下流的话的感觉是这幺爽的。

  「是的……我是淫蕩的女生……小穴没有肉棒就骚到不行……一天不被干就要疯掉……」

  「想我干你吗?」

  「想…想……用你的大肉棒干死我……」

  「那你当我的性奴吧。」

  「性奴……?」小如对这两个字感到疑惑。

  「嗯,以后你要当我的性奴,随时随地都都要张开腿给我干,无论是家里、厕所、学校,甚至街上。」

  「随时随地都可以被干……好…好……我以后要当翔翔的性奴……请、请给我大肉棒……」小如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好,过来含吧。」

  小如听命,立刻像狗一样爬起身,趴在我面前将软下来的肉棒含在嘴里吸吮。

  可能以前被龙哥姦淫时技术变得纯熟,小如口交的技术很好,舌头灵活地在龟头打圈,我的肉棒一下子就再次硬起,而且比射精前还要大。

  「嗯……嗯…翔翔的肉棒好大……好热……含起来…嗯……好舒服……」

  小如双手捧住肉棒套弄,头前后摆动的吸吮着,我感到又想射了。

  「呜……小如…你吸得很厉害……够了我要插下面!」

  我忍住射精的冲动,主动拔出肉棒,绕到小如背后,对準,插入!啊!我终于脱离二十多年的处男生活了!

  「啊呀……」小如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插入,失声叫出来。

  「你最喜欢的肉棒进来了,爽不爽?」

  「爽…爽…好爽……小穴被大肉塞满……好开心……」

  「我让你更爽吧!」

  说着,我抱住小如的纤腰用力前后摆动,让肉棒在小穴里进进出出,令小如的呻吟声声得更高昂。

  「啊…啊……爽…干死我……嗯…啊…用力……戳穿我的子宫吧……啊……」

  由于被我从后用力抽插,小如原本梳理得整齐的秀髮已经淩乱不堪,房间里只剩下两人下体之间的「啪啪」声,以及小如越来越大的呻吟声。

  「啊……翔翔……用力…嗯……插深一点……啊……肉棒好热……小穴快融掉了……啊…好爽……嗯……」

  我卖力地抽插,小如就趴在床上不断呻吟。突然,我抓住小如的双手向后拉起,小如立即仰起头来,淩乱的秀髮黏在愉悦的泪水和汗水上,销魂的样子令人兽慾大增。

  我保持这个姿态用力干小如,只见她胸部两颗大奶子伴随着我的抽插而不停晃动,诱惑极了。

  「啊……插得好深……嗯…啊……翔翔……好厉害……」
「嘿嘿,你也是,里面夹得超紧的……我有随时都要射的感觉……」

  「啊……啊……不行……嗯…射的话……啊……要拔出来……」

  小如保持一丝的理性不準我内射,而我亦不打算去沖破这面理性的墙壁,毕竟我们还是大学生,还没有照顾小孩子的能力。不过我倒是想像阿毅一样,让女友服用避孕药,嚐嚐中出的感觉,但这有机会再试吧。

  我感到自己的持久力到极限了,明明刚才已经射了一次,竟然这幺快又要射了,真的不得不佩服小如的名器。

  我自小穴里将肉棒拔出,说:「面转过来!」

  我放开双手后,小如顺势转过身子,倒躺在床上。我急不及待的来到她面前。

  「啊……」长吟一声,我再次射精了,浊白的精液全数射在小如的脸上。

  「嗯……好热……翔翔的精液好热……」

  被我骑在身上的小如眼睛也不睁地喘息,任由精液散落在自己的脸上,一副享受的样子,看来她又高潮了。

第二次射精的我,肉棒居然没有软下来,明显是还没干够眼前的小淫娃。我二话不说就将沾满淫水的肉棒再度插入她的小穴。

  「啊……还……这幺硬……不行……让我休息一下……翔翔……我快死了……」小如喘息道。

  「哼,不行,是你主动求我的,在我玩够之前不準停,你作为我的性奴要满足我!」我无情的说道。

  「啊……好的……翔翔喜欢怎样干就怎样干……嗯……啊…我会……我会满意你所有愿望……干死我…啊……」

  不知道是春药的作用还是小如的本性,我的而且确被小如的话语所引诱,变得更加卖力,每一下都将肉棒插到底,好像真的要把子宫戳穿一样,插得小如浪叫连连,高潮一浪接一浪!

  我已经忘了自己射了第几发,只感到整个人早就好像虚脱一样无力,到最后射出来的精液还跟水一样稀,前前后后射出的精液,为小如做了一块精液面膜,令她的脸上闪闪生辉,透出一种淫靡的感觉。

  到了淩晨两点,我们双双虚脱似的倒躺在床上,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软下来的肉棒还插在小如的穴里,就这样睡着了……

  接下来几天,是我有生以来过得最荒淫、最快乐、最充实的日子……

  我万万想不到,那之后降临在我们身上的命运,居然是如此残酷的……


第6章 青梅竹马是别人的性玩物

  这一个星期内,我和小如的「感情」增进了不少。因为小如住下来的关係,我可以无时无刻地干她,躺室、浴室、客厅……我几乎在家里的任何地方都干过她,每一个地方都留下我俩的痕迹。

  有时候,我甚至在早上将肉棒插入小如的嫩穴,作为早晨的招呼,面对如此精力旺盛的我,小如也逐渐露出淫蕩的本性,她的呻吟声每次都会激发起我的兽慾,使我射好几次精才能平服下来,感觉我在这星期都瘦了几公斤似的。

  我跟小如的最后一砲,就是在厨房发生的,当时我趁小如正在做午饭的时候,冷不胜防的从后插入,吓得她失声尖叫起来。

  可能因为小如呻吟的声音太大的关係,我都没有发觉品璇已经回来了。

  「玩得很开心呢……」

  「品、品璇!?」

  我猛然回头,只见品璇不慌不忙的看着我们。

  品璇在跟阿毅回乡前,千叮万嘱我不要对小如乱来,因此当被品璇发现时,我还以为铁定会被她痛揙一顿了,没想到她的反应竟然如此淡薄。

  品璇别过脸,低着头轻声地说:「……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了,我刚跟阿毅坐长途车回来有点累,先去休息一下了,你们继续吧。」

  说完,品璇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感觉品璇一副累透的样子呢。」

  「肉棒插在女友的小穴里,心里却想着其他女孩子吗?」

  还处于兴奋状态的小如完全没有理会刚回来的品璇,自顾自地扭动纤腰,似乎十分渴望得到高潮,所以说,女人的性慾有时候比男人更可怕呢,我想就算小如的爸妈出现在她面前,也难以制止她的呻吟吧。

  既然品璇回来了,我也再没有理由留住小如,这样想着的我,将一星期里所剩无几的力气全部用上,以将小如的小穴干烂的气势用力抽插,为这一段短暂的放蕩生活画上句号。

  ***

  「所以说,你跟阿毅回乡是见家长吗?」

  傍晚,我叫醒品璇一起吃晚餐,进餐的时候,我不经意的试探道。

  「阿毅的亲戚发生了意外留院,我们只是回去探病而已。」

  「这样啊,那阿毅的亲戚没事吧?」

  「喔……他,他只是患了小病,应该过一段日子就可以出院了。」

  「不过探个病竟然用了一个星期,我还想你们是不是在那里过得『太开心』,以后都不回来了。」

  我带着说笑的口吻说道,没想到品璇的脸色却突然消沈起来。

  「品璇?」

  「啊……才、才没有呢!好啦,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品璇似乎不想我再追问下去,我也不好意思再说什幺。

  吃饭过后,我匆匆地收拾好碗筷,便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品璇变得怪怪的,大概跟阿毅有关係,如果我没想错,应该可以在网上找到线索的。

  我在色情论坛上,找到之前阿毅所使用的ID,他在三天前发布过一篇新的主题,主题里有一条连结。

  『上次分享的回响不错,很多人想我再发布新的照片,应大家的要求,我又为大家贴上正点的照片了。』

  这一次,阿毅将照片设置成付款模式,他不但有淩辱女友的癖好,竟然还要用品璇作为赚钱工具!?

  品璇果然再次被阿毅拍下裸照了,她到底知不知道阿毅在背后做这种事?我是不是该告诉她呢?

  总而言之,先看看阿毅那家伙对品璇干了什幺。

  完成付款后,我下载了里面的压缩档,标题名是「调教女友」,我赶忙点进去看。

  点进去后,我看到的是近百张照片,每一张的主角不用说也知道是品璇,她全身赤裸,被黑布蒙住眼睛,双手也被绳子所拘束,摆出一个个诱人的姿态,每一个姿态都楚楚可怜,带着强烈的SM韵味。

  阿毅那家伙,竟然让品璇拍下这种照片,真亏品璇这幺顺从地摆出各个姿势呢……

  看到后面,照片的淫秽程度也越来越高,其中一张是阿毅让品璇躺在床上,肉棒插进她的小嘴的特写,只见一丝类似精液与唾液的混合物从品璇的嘴角流出,看得我不自觉地打起手枪来。

结果,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看来看去,就是品璇的性感照和几张口交照,相比起之前他们在学校以及郊外打真军,这种程度品璇应该已经习惯了吧。

  那到底品璇为什幺看起来那幺落寞呢……

  当我怀着这种疑问,随便刷新一下论坛时,阿毅又再发布了一篇新的主题,标题是「淩辱女友24小时!强制大量潮吹!」!

  无疑是A片标题的字眼深深吸入了我,阿毅该不会将与品璇的性爱过程拍成A片吧,而且这标题也有够跨张的,他都对品璇做了什幺啊!?

  果然,里面的是一段影片,当然这也是付款模式,而且价钱比之前还要贵,但我想也没想就把它下载下来了,期间我则看着阿毅在这篇主题的简介。

  『这次回乡的收穫真丰富,竟然让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不过这是后话,请大家密切留意我的最新动向!那之前,先让大家看看我可爱的女友的真人秀,看她平日一副纯情的脸孔,果然调教起来的感觉特别好,让那天使的脸孔露出母狗一样的表情,真的令人欲罢不能。』

  阿毅真是有够变态,以公开调教自己的女友为乐,这种事我真的做不出来,品璇竟然会成为这种人的女朋友,我不禁为她感到可怜,要是我,我绝对不忍心让小如成为一众色民的自渎工具!

  影片的容量虽然不小,但我家的网速也不是盖的,在我看完阿毅的简介后,影片已经下载完成了,我急不及待就开始播放影片。

  『啊,镜头这样就可以了吗?嗯,好啦,为大家介绍,今天的主角就是我的女友,名字因为本人不太愿意,我就暂时不公开了。』

  影片一开始,就听到阿毅在镜头的背后自言自语,只见镜头前面,双眼被蒙上眼罩的品璇全裸的坐在一张椅子上,双腿M字形的分别放在两边的扶手上。

  嗯……这情境突然令我想起小如被龙哥强暴的事,心里真的不是滋味。

  『阿毅……果然还是不要拍好吗?这样子很害羞……要是被人认出来的话……』

  『哎呀,都说在网民面前要叫我主人,不然到时被认出的可是我啊!还有,我们刚才相议好了,你要好好听我的话,不然你知道后果吧?』

  我有点听不懂他们在说什幺,他们到底相议了什幺,不过我想多半又是无谓的调情话语罢了,更何况,品璇那诱人的姿势根本不让我有心思考虑这种事。

  这个八成是阿毅所要求的M字姿势,使品璇的私处完全暴露在镜头面前,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也正在看着这段影片打手枪呢,不用多说,我也是其中一个。

  『主、主人……求你不要拍好吗……?』

  『到现在还有什幺好害羞,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你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在网民面前亮相啊。好了,快把这个喝下去。』

  镜头后的阿毅递出一杯饮料,我直觉知道这不是什幺好东西,可是品璇还是依照阿毅的吩咐将递来的饮料喝得一滴不漏。

  这时,阿毅在背后解说:『她刚才喝的是营养剂,考虑到接下来长时间的调教,我可不想我可爱的女友被玩到不醒人事,所以给她做好準备。』

  我回想起影片的标题,阿毅真的要把品璇玩一日一夜吗?他怎幺忍心这样对品璇!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我却没有将影片停下来,我竟然开始期待看看品璇将会被阿毅玩成怎样。

  『好了,接下来就要把我的小女友的纯情面具撕开。』

  说着,阿毅进入镜头,他的脸当然打了码,只见他手上拿着一件件性玩具。

  他先将两个跳蛋用胶纸固定在品璇的乳头,一根粗壮的按摩棒毫无阻碍地插入她的小穴。

  『……唔……毅……主、主人……痛……不……啊…不要……』

  阿毅笑声说:『嘿嘿,小女友平日都装出一副圣女的样子,只要在做爱的时候才露出淫蕩的表情,我要让观众好好看清楚你发情的样子!』

  『……不要……我……这样不行……』

  看到品璇真的要反抗了,阿毅从身后取出三对手铐,一对将品璇的双手反到椅子后面锁上,另外两对则分别将她的双脚锁在两边的扶手处。

  品璇似乎被阿毅的举动吓倒,突然激烈地挣扎起来,可是手脚都被拘束的她怎幺可能反抗。

  『这……你在做什幺!?你没说过会这样!』

  『谁叫你反抗,最初说好你随我怎样玩都可以,你只要在观众面前发情就好了!』

  『怎幺这样……』

  『哼,你只要好好扮演母狗的样子就行了!本来不想一开始就用这个,但为了让你认清自己的身份,这就作为刚才反抗的惩罚!』

  说完,阿毅拿出一根由一颗颗波子大小组成的串珠,我心里莫名地有种兴奋的感觉。

  『这东西最适合调教不听话的母狗。』

  不出我所料,阿毅将那根棒子抵在品璇的屁眼上。

  哇!阿毅那家伙玩得那幺大啊!这是在玩SM吗!?那个清纯的品璇怎幺可能受得了这种玩法!

  果然,品璇感觉到异样之后方寸大失,大叫:『你要做什幺!?不要!那里不能这样用!不行!住手……啊……不……』

  虽然我看不见品璇从表情,但我可以想像她在眼罩下面的眼睛已经溢出泪水了。

  『啊……不……唔……啊……啊…屁股…唔…要……裂开……啊…拔、拔出来……我不要……』

  『哈哈,两个穴同时被插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的,你很快就会爱上这种快感,然后认清自己是一个淫娃!』

  『啊……我…我不是淫娃……』

  看到品璇在镜头面前泫然欲泣地摇着头,我终于忍不住在电脑前射精了,要是不认识片中的主角,应该不会相信他们是情侣吧,即使是我,这无论怎幺看都只是绑架犯在淩辱一个可怜的少女。

  没想到品璇在过去这一个星期竟然被阿毅如此对待,她应该恨不得马上跟阿毅分手了吧,就算品璇再怎样爱他,也不可能一直被他做这种事。

  难道品璇就是因为跟阿毅分手了,所以才这幺低落?

  所以阿毅才把这种影片上载出来!他是想向品璇报复!

  心里得到了一个答案后,总觉得放下心头大石,因为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品璇以后也不用遭到这种伤害了。

  我重新按下播放键,影片才到四分之一,就把它看成普通的A片看到最后吧。

  『嘿嘿,你就继续口是心非吧,反正再过不久,你就会求我让你高潮的。』

  我不太明白阿毅的意思,只见他笑意盈盈地将品璇身上的性玩具都启动了。

  『啊……不要…嗯……这样……啊……身体…好难受……不……停下来……』

  阿毅当然没有打算放过品璇,他笑说:『你就好好让观众看看你怎样被可爱的玩具淩辱到高潮吧。』

  『不要……』

  无法反抗,身上的衣物也一件都没有,品璇只能任由阿毅摆布,在跳蛋和按摩棒的刺激底下,品璇明显已经有了感觉,我可以通过画面清楚看到她的小穴正流出一丝丝的淫水。

  纵使身体不断扭动,她依然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更不可能拔掉身上的按摩棒,她只能被玩具无法地继续施虐。

  『阿毅……求求你……我不敢了…啊……嗯…求你……放开我……啊……阿毅……』

  品璇不断喊阿毅的名字,但阿毅却不再阻止她,阿毅悄悄地离开了镜头,被眼罩阻挡了视线的品璇失去了阿毅的回应,瞬间陷入了混乱之中。

  『阿毅……你在…嗯……哪里……我会听话的……啊…求你不要这样对我……这样…身体……好热……好难受…嗯……好奇怪的感觉……』

  『……』阿毅依然没有回应。

  接着,画面就进入快转模式了,只见品璇的嘴巴还在动,不过已经被消音了,渐渐地,品璇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少,只是偶尔抽搐几下,应该是被性玩具弄到高潮了。

  这时,我想起影片名,「淩辱女友24小时」,阿毅不会真的这样玩弄品璇一天吧……就算真的喝了营养剂,她的身体也会受不了的……

  画面里的品璇的反应越来越薄弱,因为快转的关係,我不清楚里面的实际时间过了多少,但我留意品璇的反应,她大概已经高潮了十二、三次,品璇应该被那些玩具虐待了两、三个小时了吧。

  当转速回复正常的时候,品璇已经连说话的心思都没有,只是一直喘息,看来她的身心被折磨到极点了,不知道眼罩底下的她现在到底露出怎幺样的表情。

  阿毅进入镜头,他不慌不忙的将品璇身上的跳蛋和按摩棒拿去,当他拔出按摩棒的时候,还故意将按摩棒重新顶入品璇的深处一下,使得品璇的身体又再抽搐起来。

  『哈哈,只见被按摩棒插一下就高潮了,看来身体变得非常敏感呢。』

  废话!高潮那幺多次,身体不敏感才怪!

  本来我以为阿毅打算在镜头面前把品璇大干特干了,不过他的衣着仍然整齐,似乎还没有这个想法。

  阿毅轻抚品璇的头髮,说:『好了,小淫娃说说刚才高潮了多少次?』

  『……』

  品璇没有回答,她不断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看来就算是说话也非常吃力,再说,那种情况下她还哪有心思去算自己高潮的次数啊!

  『……十四次。』

  我双目圆睁地看着品璇掀动朱唇,以细微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话,这不像是胡说的数字,她真的有去算啊,该不会在影片被消音的那段时间,阿毅又对品璇说了什幺嘛!?

  『喔?才两小时就洩了十四次啊,不愧是我的小淫娃,得好好奖励一下你呢。』

  阿毅坏笑着,手里拿着一瓶不明的液体,他将液体倒在双手里,然后用双手在品璇全身上下抚摸。

  『好冰……啊…这是什幺……』

  『好冰?不会啦,你马上就会浑身发热,想冷也不行。这是我偶然发现的春药,最适合用在你这种假纯情的淫娃身上。』

  『春、春药!?怎、怎幺会……放开我……阿毅,真的不行……阿毅……不要……』

  品璇一听到阿毅在她身上涂春药,又立刻挣扎起来,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还有力气挣扎吗?反正我就是要把你变成一个没有肉棒活不下去的淫娃,在你彻底堕落之前我是不会放了你的。』

  阿毅一边说,一边揉搓品璇的奶子,手指不时捏住她的乳头,弄得她呻吟连连。

  『啊……不……那里……嗯…不要弄……不要……啊……』

  『哈哈,差点忘了这里。』

  说着,阿毅将手指插入品璇的小穴,经历十几次的高潮,品璇的小穴早已淫水氾滥,现在又被阿毅用手指玩弄,她马上又要被带上高潮。

  可是,就在品璇快要洩的时候,阿毅果断将手放开,胸部和小穴突然失去刺激,高潮也因此被硬生生拦截了。

  『……』

  品璇没有说什幺,不过我可以看得出她有点失落,但这也是阿毅的目的。

  阿毅转身面对镜头,说:『这就是令圣女堕落成淫娃的最终步骤了!未来十二小时,我的小女友将会受到春药的煎熬,满脑子只想着肉棒,她会一直求我干她,直到身心被春药完全支配,她就会变成真真正正的淫娃!』

  阿毅那接近疯狂的笑容令我打从心底感到害怕,他是什幺时候变成那样的,还是说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在学校迫使品璇做爱,在郊外打野战,所有事都是为了淩辱品璇,令她变成自己口中所说的淫娃?

  画面再次进入快转,但阿毅这次每隔一段时间就将播速回复正常,而且右下角还加入后製的实际时间。

  一小时……

  『身体好热……阿毅……放开我……身体变得好奇怪……不……』

  两小时……

  『小穴好痒……啊……阿毅……求你……让我高潮……求你……好难受……』

  失去性玩具的品璇,在春药的折磨底下得不到刺激,连想高潮都不行,阿毅就是要这样淩辱她,不是被迫地高潮,而是凭藉品璇自己的意志去渴求高潮,就结果而言,阿毅的手法十分成功。

  四小时……

  『阿毅……干我……求求你……阿毅……干我……』

  六小时……

  『啊……不要……阿毅……你在哪……求求你……放开我……我……』

  时间过去了六个小时,品璇突然挣扎得强烈起来,就在她苦苦哀求的期间,她的小穴流出一股淡黄的液体,她失禁了!想起来阿毅已经把品璇绑在椅子上超过八个小时。

  『啊……不……尿尿……停不下来……不……这种感觉……』

  本来只是慢慢流出尿液逐渐变得急速起来,甚至可以看到一条水柱从品璇的尿道猛烈地喷射出来。

  『啊……尿尿流出来……感觉……嗯…啊……好爽……啊…啊……好厉害……啊……好爽……要去了、要去了……啊……要……』

  品璇竟然在享受尿尿带来的快感,她想藉此达到高潮,看来春药对她的影响远远超乎我的想像,不过很遗憾,她的尿尿没有撑到她高潮,这次不能高潮令品璇累积的性慾更加高涨,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语。

  『不……阿毅……你在这里看着吧……求求你……来干我吧……求你……干我……求你干死我吧……』

  然而,阿毅还是没有回应。

  八小时……

  『我……我什幺都听你的……阿毅……求你干我好不好……求你……小穴好痒……呜……干我……』

  十小时……

  『肉棒……谁来……谁来给我肉棒……谁都可以……请把我的小穴填满……请把小淫娃的下面干烂……啊……』

  长期处于黑暗的品璇对时间的概念越来越模糊,她根本不知道这个被春药施虐的地狱什幺时候才完结,她现在看起来,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身体的性慾令她无法再忍耐,嘴里不断吐出平日不会说的淫秽话语。

  十二小时……

  『我是淫娃……啊…我平日装清纯对不起……呜呜……阿毅……不、主人……我以后都会听话的……求你…求你给我肉棒……求你……把我的小穴干到一塌糊涂吧……主人……』

  犹如地狱一样的十二小时终于过去,品璇被春药折磨到精神恍惚,一味求阿毅干她,因为不断说话以及失去自我,只见品璇的嘴角不停流出唾液,唾液一直流到她的肚皮上闪闪发亮,十分诱人。

  看着平日端庄的品璇变得像个蕩妇一样乞求肉棒,我的电脑旁早已多了好几团抹手纸。

  这就是品璇的真面目吗……

  这时,阿毅慢条斯理地走到品璇面前,一手扯掉她面上的眼罩。

  哇靠!品璇就像被几十人轮姦过后一样,双目无神,眼睛往上翻白!我想也没想过竟然可以从品璇的脸上看到这幺淫蕩的表情,这叫我以后怎样看待她啊!

  等……阿毅这不是忘了打码吗!?不是,阿毅的样子有好好地打码!他是故意的!

  我连忙回到论坛,已经有79人购买了这段影片,这段影片才发布不够一天,也说是未来会有更多人看到……要是有认识的人看到的话……

  『主、主人……求你……给我肉棒……快点……用肉棒干我……』

  我正打算要去告知品璇的时候,影片继续播放着,我倒吸一口气,还是先将影片看完吧,毕竟品璇一定会生气地将影片删掉,这样以后都没办法看。

  我再次将画面转到影片上,重获视野的品璇看到阿毅的出现,立即激动起来,相反阿毅平静地看着品璇发疯的姿态。

  『你说,你是什幺?』

  『我是淫娃……我的奶子是用来勾引男人玩的,我的小穴是用来给男人干的,我生下来就是主人的玩物,求你干我……』

  『我说什幺你都会听?』

  『我听、我听……我什幺都听你的……』

  『那这段影片我不打码就发布出去,你说好不好?』

  『好、好……什幺都好……所以求你……给我肉棒……』

  原来阿毅是这样要胁品璇的!品璇也知道这件事了!?阿毅这小子真的太过分了!

  『你的样子会毫无遮掩出现在观众面前,大家都会看到你那淫蕩的脸,可以吗?』

  『可以……』

  『被认识的人看到怎幺办?』

  『不要紧……我就是这幺淫蕩的女人,这就是真正的我……我最爱被肉棒干……』

  品璇都在说些什幺!自己的裸体被看光光还说不要紧,万一学校的人看到,你可能会被退学啊!你一定会后悔的!

  无视我心里的焦急,阿毅已经将品璇身上的枷锁全部拆除了,得到自由的品璇仿如猛兽一样扑倒在阿毅身上,双手熟练地解开他的裤头,粗硬的大肉棒出现,品璇想也没想就将肉棒吞入小穴了。

  阿毅非但没有阻止品璇,反而配合地挺起腰来,让肉棒深入品璇的小穴。

  『哈哈,这幺猴急啊。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你在强姦我啊。』

  『因……因为……啊……好爽……嗯……因为人家好痒嘛……主人太坏了……啊……大半天都不给人家……人家快要痒死啦……嗯……』

  品璇上下摆动身体,喘气如牛一样说出淫蕩的话来,一直累积下来的性慾一次爆发出来,恐怕现在就算有十个大汉要轮姦她,她也会欣然接受,看到这幺狂野的品璇,我反倒担心阿毅的身体会受不了呢。

  『唔……小穴湿成这样了……不过还是很紧,就这幺喜欢我的肉棒吗?』

  『啊……是、是的……主人的肉棒……又粗又硬……啊……不行……顶到里面了……唔……这样插下去的话……我快要……』

  『要高潮了?不愧是我的淫娃女友!』

  说着,阿毅双手捏住品璇的乳头,只见品璇的身子突然僵硬了。

  『啊……不……那里……啊……太敏感了……嗯…嗯……啊……要……要去了……啊啊……』

  变得极其敏感的乳头只不过被阿毅轻轻一碰,品璇的反应就十分强烈,一下子被弄到高潮了,而且小穴还喷出大量淫水,她潮吹了!

  『哈哈,好像按键娃娃一样,只是捏一下就潮吹啦,多幺淫乱的婊子,平时还装清纯!』

  『啊…啊啊……不…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啊……停不下来……呜……啊…好爽……对不起……我的淫乱的婊子……对不起……啊……』

  『啊……一边高潮,小穴还夹得这幺紧,啊……我要射了,射在里面好不好?』

  『好……好……都射在里面吧……射在小淫娃的子宫里……』

  品璇已经无法压制身体的慾望,只要能够得到令小穴得到慰藉,只她说什幺做什幺都可以,品璇完全沦为阿毅的玩物了。

  『好,就这样子射给你!』

  『啊啊啊……射进来了……子宫里面射进了很好精液……啊……去了……啊啊啊…啊……』

  阿毅抽搐了几下,将精液全数射进品璇的小穴里,当肉棒拔出来的时候,大股大股的精液从小穴里倒流出来,而品璇则一脸陶醉的表情,享受被中出的快感。

  不过,在品璇得不到肉棒的这十几个小时里,阿毅又何尝好受,他拔出来的肉棒完全没有软掉的迹象,可见他的兽慾也堆积到极点。

  不让品瑽有休息的时间,阿毅已经将肉棒抵到她的屁眼上了。

  『……啊……等……主人……啊…啊……那里……不要……那里好髒……啊…好痛……拔出来……不要……啊……』

  『啊……比前面的穴紧得多,真让人受不子。如何?屁眼被插的感觉爽吧,小淫娃?』

  『啊……爽……好爽……啊……肠子……被主人的肉棒塞得满满的……啊……爽死了……』

  品璇的理智完全崩塌,痛楚一瞬间就转换成快感,令她欲罢不能,自己还主动扭起腰来迎合阿毅的抽插。

  阿毅见品璇如此享受,也不管它是小穴还是屁眼,一味卖力地抽插,心血来潮的他还一直捏住品璇的乳头,弄得品璇欲仙欲死,潮吹个不停。

  『啊……不要……不要再弄了……啊……小穴……啊……一直喷……身体受不了了……啊…主人……不要再干……唔…啊啊……』

阿毅的体力就好像无底深潭一样,一直把品璇干到死去活来,就算得到春药的辅助,品璇仍然受不了阿毅的淫威,她哭着脸的求阿毅停下来,不过这种哀求的声音反而更加勾起男人的兽性。

  『干死你,干死你……真的太爽了,你以后不但是我的女友,还是我的玩物!你敢不听话我就再用春药玩死你,懂了没?』

  『是的……啊……我以后就是主人的性玩物……主人要怎样干我都可以……啊……我的身体是属于主人的……啊啊啊……』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品璇不断被阿毅用不同的姿态强暴,她脸上看不到半点痛苦的表情,她就这样被阿毅干了四个小时,全身上下都遍布浓稠的精液,淫水遍地横飞,场面十分淫乱。

  『啊……今天爽死了!小淫娃一天没吃东西吧,把身上的精液都舔乾净!我去收拾行李,要是回来还没有舔乾净,我就要你插着按摩棒直到回家为止!』

  抛下这句话后,阿毅就转身离开了。

  品璇对阿毅的话不敢有违,用手将身上的精液都掏起来,津津有味的吃下去,到最后还把留在小穴的精液都挖出来,途中一边哭着,一边又高潮了。

  影片到这里就没了,听阿毅的口吻,他们应该拍完这段影片就回来了吧。

  不过,刚才的情况……品璇真的有好好跟阿毅分手吗?脑里怀着这不安的疑问,我在电脑桌前累瘫了。

  看着眼前白蒙蒙一片的纸团,我的意识逐渐远去……

第7章 女友是别人的性玩物


  自从上次在阿毅的部落格上看过品璇的淫秽影片后,我每次看到品璇或者听到她的声音,都会想起她怎样乞求阿毅干她的样子。

  那吐出的舌头,那被玩坏的眼神,那因为渴求肉棒而不断流出淫水的小穴,品璇淫蕩的姿态在我的脑海里历历在目。

  就算我跟小如做爱,脑海里仍然浮现出品璇被干得像母狗一样的样子,每次想到这里,我都会将莫名的性慾发洩在小如身上,用力将肉棒插到底,可能因为我干得她太舒服,我觉得她的淫叫声变得比以前更加吸引了,好像要把我榨乾一样。

  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半个月,我没有再在阿毅的部落格上看到任何更新,我心想品璇应该已经完全和阿毅断绝来往了吧,毕竟她曾经被那样对待了。

  一天,我和品璇同枱晚饭的时候问道:「你跟阿毅最近怎幺了?」

  品璇听到我的话,犹豫了一会儿,说:「没什幺啊,干嘛这样问……?」

  「就是最近很少看到你们在一起。」

  「……他……最近比较忙吧。」

  品璇说话吞吞吐吐,我想她是想隐瞒他们分手的事吧,毕竟她的遭遇不是可以随便说出来的。

  「你才是,你……跟小如还好吗……?」

  「好得很啊,我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而且我们每逄週末都会……喔……」

  都会做爱。这句话我差点冲口而出,但看到品璇闷闷不乐的样子,我也收俭起来。

  突然,品璇放下餐具,以认真的眼神看着我,说:「翔……」

  「啊?」

  我被品璇认真的眼神吓倒,不由得倒吸口气,她继续说:「其实小如她……」

  听到提起小如的名字时如此沈重,不知怎的我心里感到一抹不安。

  「不……没事了……」

  最终,品璇欲言又止,弄得我十分焦急,我追问道:「干嘛说到一半又停了,小如怎幺了?」

  品璇面有难色的摇摇头,说:「没什幺,我只想说小如最近好像变得更漂亮了,你有这样的女朋友真的三生有幸啊……」

  说完,品璇继续吃饭,但我知道,她在说谎!认识她这幺多年,我知道她一定有事瞒着我,可是阿毅的部落格也没有更新啊!

  听完品璇这番话后,我内心的不安一直挥之不去,开始联繫之前发生过的所有事……

  回乡、惊天秘密、影片里熟悉的背景、留院的亲戚……

  一切线索都使我联想到最坏的结果,难道小如被……不可能,我们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啊!

  阿毅……没可能对她下手的……!

  怀着各种思绪,我整晚在床上辗转反侧,完全睡不着。

  隔天,我一清早回到大学,打算找小如问个明白,没想到小如比我还早,她在教室里最前排坐着,一直低头使用手机。

  「小如。」

  「哇!」

  听到我的声音,小如吓得整个人差点弹了起来,她连忙收起手机,只见她面红耳赤,十分害羞的样子。

  「干嘛见鬼一样啊……」

  「没…没事,倒是你不是一向都绕掉早上的课吗……?」

  「喔……那是因为快要考试了嘛,我想也该追一下进度了,你才是坐最前面是怎样了?」

  「你都说快考试嘛……坐前面可以方便抄写笔记啊……」

  看到小如没有换座位的打算,我也只好在她旁边坐下。

  可恶,刚见面就这幺尴尬,让我都不好意思质问她了,时间多的是,下课再算吧……

  这时,小如突然说:「……你不坐在后面吗?你一会儿在课上睡觉的话很尴尬啊?」

  「才不会啊!」

  听到我的话,小如也没有再说什幺了。

  上课的时候,小如一直专心地抄写笔记,她的脸上染上一抹红霞。

  「你的脸红红的,是发烧了吗?」

  「还不是因为你一直看着我……这样我很害羞啊……」

  原来小如一直留意着我的视线,这不禁令我有点高兴,果然我才是小如最重要的人。

  可是,我很快就明白事实并不是这样,下课后,我正想约小如吃午饭的时候,她只是匆忙的说家里有点事要处理,晚点再找我,便离开教室了。

  这时,我发现小如原本的座位上湿了一片,我顿时晴天霹雳,她红着脸并不是因为我看着她而害羞!

  我立即追出去,虽然已经看不见小如的身影,但我脑里马上就想起了一个地方。

  不会的……怎幺会……为什幺……小如……

  我不断想着拒绝自己脑海里的想法,希望自己是猜错的。

  不会是真的……

  ❡❡❡

  ❖❖❖以下为小如的视角❖❖❖

  我放课后急不及待就跑到校舍顶楼最偏僻的一间男厕,打开门,这个人已经在等着我了。

  「阿毅……」

  为什幺……为什幺事情会变成这样……自从龙哥被送院后,我以为一切已经结束了,我本来可以跟小翔幸福地在一起,为什幺这个人会出现……

  我万万想不到,阿毅竟然是龙哥的亲戚,他还用我当日被龙哥强姦的影片威胁我,那一天阿毅要我到他家,他干了我一整晚,直到我累到昏倒才停下来,在我醒来的时候,不知怎的,我竟然穿着一条皮製的内裤,我事后才知道这是贞操带。

  这条贞操带上面有个锁,我掉不下来,只要穿着它,我连正常上厕所都有困难。这半个月里,我在星期一至五都必须穿着这条贞操带,要是我想上厕所,就一定要找他,他每次都要我帮他口交完才解开贞操带上的锁。

  阿毅说我如果不听他的话,他就会将影片交给小翔看,我不想小翔觉得我是个不纯洁的女生,我不想被他厌弃。

  我以不能再让阿毅中出为底线,只要他可以保守秘密,他要对我怎样都可以,反正他很快就会感到厌倦。

  可是,我的想法太天真了,这正是阿毅对我的调教,他说要我逐渐变得越来越淫蕩,然后成为只专属他的奴隶,为此,他还把按摩棒塞入我的小穴,他要把我训练成无时无刻都在发情的发态。

  今天也是,阿毅要我坐在教室的最前面,他要我享受被众人视姦的快感,我本来已经认命了,打算在他厌倦之前一直当他的玩具,只是没想到,小翔今天也会来上课。

  「求你……快点……把贞操带解开……我……我快忍不住了……」

  来到厕所后,我暂时鬆一口气,刚才一直忍耐的快感现在加倍奉还,使我双脚一软,就跪在阿毅面前了。

  「哈哈,没想到小翔今天会来上课呢。怎幺样,在男友面前被按摩棒玩弄的感觉爽吗?」

  「求……求求你……这……我已经受不了了……拔出来……嗯……」

  「哼,先回答我的问题。」

  「嗯……我说……我说了……被小翔看着时……感觉比平时更加敏感……好、好爽……」

  「高潮了吗?」

  「高潮了……我高潮了……在小翔面前……在班上的同学面前高潮了……所以……求你……拔出来……」

  阿毅看到我被按摩棒弄得胡言乱语,高兴极了,他脱掉裤子,一把抓起我的头髮。

  「果然有喜欢的人看着是不一样呢。不过,你在上课时高潮了,要接受惩罚啊。」

  看到阿毅勃起的肉棒,我明白他的意思,我知道就算我不愿意,阿毅也不会轻易放过我,所以我没有再说什幺,我用双手套弄着阿毅的肉棒,嘴巴用心地吸啜起来。

  「今天很心急呢,就这幺不想被小翔发现吗?」

  听到阿毅这样说,我狠狠地盯了他一眼,可是我的嘴巴没有离开他的肉棒。

  「哇,眼神好兇啊。心里想着男友,嘴巴却含着其他人的肉棒的感觉怎幺样?」

  阿毅不断用说话淩辱我,我恨不得一口咬断他的肉棒,但他手上有我绝对不敢违抗的筹码,我除了忍耐,没无他法,可是阿毅似乎对我的反应不满意,他突然抓住我的后脑,用力将肉棒插入我的喉咙。

  「嗯……嗯嗯……」

  「没有反应的玩具一点也不好玩,我会不禁想把她玩坏啊。」

肉棒插入喉咙非常呕心,甚至令我有点窒息的感觉,我用力拍打阿毅的大腿,他这才放开我。

  「你这个变态!」

  「嗯……我就是要这种感觉了。」

  说完,阿毅又再用力,肉棒一下一下的深入我的喉咙,看着我因为窒息而快要失神的样子,阿毅越干越起劲,不到一分钟就射了,大量的精液卡住了喉咙,使我双眼几乎翻白。

  「咳…咳咳……咳……」

  「还没完啊。」

  阿毅没有给我休息的时间,他把贞操带解下来,用手指插进我的小穴里。

  「啊……手指……嗯……好舒服……跟平时完全不一样……」

  「哈哈,因为你满脑子想着男友吧?」

  「嗯……把……把按摩棒拔出来……啊……」

  阿毅故意在小穴里乱抠一通,使我按捺不住的呻吟起来。

  「啊……嗯……不要……嗯……」

  我趴在地上,住凭阿毅玩弄,就在我快要高潮的时候,阿毅突然将按摩棒拔出,突如其来的刺激令我爽到尿出来。

  「啊……不要……」

  「很少见啊,今天竟然爽到失禁了,你不是自尊心很强,不喜欢在我面前尿出来吗?难道我不应该把按摩棒拔出来?」

  阿毅作势要将按摩棒重新插入,我连忙说:「不…不是……啊……」

  原来,阿毅凑到我小穴的,不是按摩棒,而是他的肉棒,他不理会我的反对,将肉棒一下子插到底,我刚刚经历了两次高潮,而且还爽到失禁了,现在又被他的肉棒抽插,快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啊……不要……让…让我休息一下……太刺激了……啊……」

  「看吧,又把你的小穴填满了,马上就让你爽翻天。」

  这时,阿毅将我抱起来,双手提起我的双腿,我一时间找不到支点,在几乎要跌倒的时候,情急就将双手伸到后面,抱紧阿毅的头。

  阿毅抱着我,一直走到窗户附近,我整个人都慌了。

  「啊……不要……不要到那边……会被人看到的……」

  「你刚才不也在同学面前高潮了吗?没关係,让大家看清楚你被干到死去活来的样子。」

  阿毅轻轻提起我,然后很快又放手,这个体势使他的肉棒插得更深,比平时跟他做爱,甚至……比跟小翔做爱更爽……

  「唔……啊…啊……不行……这样…好爽……不要……太舒服了……我变得好奇怪……」

  「嘿嘿,你的呻吟声比平日更加淫蕩啊,你的小穴也夹得好紧,嘴巴说讨厌我这个变态,身体不是完全成为我的奴隶吗?」

  「不是……不要乱说……我没有……」

  突然,我裙子里的手机响起来,因为我双手都抱紧阿毅的头,没有办法拿手机,相反,阿毅一只手的力量就足以支撑我整个身子,他放下我的右腿,从我的口袋里拿出手机。

  「是小翔打来的。」

  「什、什幺……他怎幺会……不要接……你千万不要接……」

  『喂,小如。』

  手机传来小翔的声音,阿毅想不没想我接通电话了,他将手机开了扩音然后放在窗框,又重新抱着我抽插起来,他疯了吗?

  「小、小翔……」

  天啊……这个姿势使我的双手都不能用,想掩住嘴巴都不行,我看阿毅也没有打算要换一个姿态,真糟糕。

  『你现在在那里?』

  「我……我现在……嗯……在街上……準备回家啊……」

  阿毅故意在我说话的时候,把我提得更高,我落下的时候受到的冲击也更加大,肉棒都快要顶到子宫了,这种刺激根本无法忍耐。

  『午饭也不吃就跑回家啊?』

  「那……那是因为……因为我妈……生病了……所以……我要回家照顾她。」

  『这样啊,那你怎样讲话断断续续的?』

  「哪、哪有啊……应该是……电波不好吧……」

  阿毅完全没有停下来,肉棒好像一下比一下深似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我快要被他干疯了。

  我小声地说:「求你……挂电话挂掉……」

  「你不想让小翔听听你淫蕩的叫声吗?让他看清楚真正的你。」

  「不行……不能让小翔知道……」

  「好吧,这次就听你的。」

  得到阿毅的认可后,我说:「小、小翔……我要到超市买东西了,我迟一点再打给你……」

  『那……好吧……』

  小翔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落寞,但我这时候根本无暇去想这种事,阿毅听完我们的话后,就把手机收起来。

  「哈哈,听着男友的声音被干的感觉怎幺样?」

  「死变态……啊……啊啊……要是……啊……被小翔发现…嗯……怎幺办……」

  看到阿毅收起手机,我的忍耐力瞬间崩溃,我完全忘了自己身处学校,毫不保留地呻吟起来。

  「真想让小翔听听你现在的声音啊。」

  「不行……啊……要是他知道我……这幺淫蕩……嗯……啊……一定会讨厌我……」

  「会吗?可是我看到你这幺淫蕩的样子,喜欢到不行啊。真想有谁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啊……不要……」

  「我说,我的肉棒跟小翔的肉棒,哪一个干得你比较爽?」

  「混、混蛋……这种事……当……啊……当然是小翔……」

  「嗯?那你有在他面前露出过这种表情吗?」

  说着,阿毅抱着我走到洗脸台前面,我从洗脸台前的镜子看到自己的口水正情不自禁的流出,双脚爽到不断发抖,小穴也源源不绝的流出淫水。

  「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多幺可爱。」

  「不……不要看……我不要看……走开……」

  「再问你一次,谁干得你比较爽?」

  阿毅一边等待我的答案,一边用力抽插我的小穴,精神和身体的淩辱使我拼命摇头求饶,但他仍然不肯放过我。

  「小翔……」

  这是我内心最后的底线,只有这一点我不能退让,我爱小翔,我不想背叛他。

  「被你这种变态强暴……怎幺可能会爽……我最讨厌你了……被你干根本一点也不爽……」

  没想到,我这样的反驳竟然触动了阿毅的地雷,他突然把我的双脚放下,我的双脚发抖,我勉强扶着洗脸台站着,阿毅更加激烈的抽插我的小穴。

  「啊……啊……不要……不要……啊……太深了……」

  「不是说一点也不爽吗?干嘛叫成这样?」

  「我……啊……一点……嗯……都不爽……」

  「看来我这半个月对你太仁慈了,该让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

  我一时间不是很明白阿毅说什幺,可是他的手指这时已经伸到我的屁眼了。

  「你……你要做什幺……」

  「直到你说真话前,我是不会停下来的。」

  「嗯……」

  阿毅一下子就将两根手指插入我的屁眼,他的手指不断旋转,屁眼传来一阵骚麻的感觉。

  「啊……不要……那里……拔出来……」

  「好。」

  阿毅把手指拔出来,我轻轻鬆一口气,下一秒剧痛使我尖叫了。

  「啊……啊……这是什幺……啊……不要……好痛……」

  阿毅竟然将按摩棒插入我的屁眼,那是龙哥和小翔都没有碰过的地方,没想到今天会被阿毅……

  「哈哈,爽成这样。难道你的屁眼还是处女啊?你的呻吟声大得好夸张啊,不怕被经过的人听到吗?」

  阿毅的话提醒了我,我连忙用一只手掩住嘴巴,可是屁眼的刺激太大,我被弄得瘫软无力,我的手根本无力压住叫声。

  「嗯……求你……拔出来……这样……」

  「枉你这样还说自己爱小翔啊?你的处女被龙叔叔夺走,每天也背着他不断帮我口交,现在连屁眼的处女也给按摩棒拿下了。你尽是给他戴绿帽子呢。」

  「没有这种事……我是被迫的……我爱小翔……啊……我爱他……」

  「你根本是个人尽可夫的淫娃!谁在上课被按摩棒弄到高潮?谁被干了一整晚还叫爽?你都被我干成这样了,还装清纯给谁看?」

  阿毅一边嘲笑我,一边抽插我,一边用按摩棒干我的屁眼,还一边用另一只手拿着自己的手机对着洗脸台前的镜子拍照。

  「我今晚就将你的淫照发到网络,看看你的小翔还要不要你?」

  「不要…不要拍……求求你……不要拍……」

  「说!谁干得你比较爽?」

  「你……你…干得我比较爽……啊……所以……不……嗯…啊……不要拍……」

  我终于敌不过阿毅多方面的刺激,我身上的两个洞已经被他干到一塌糊涂,阿毅令我最后的底线崩溃,我感觉自己快要被他干死了。

  「啊……啊……拔出来……太爽了……这样下去要疯了……拔出来……啊……」

  「拔出什幺,说清楚!」

  「按摩棒……啊……拔出按摩棒……屁眼要坏掉了……」

  「那幺插在小穴里的肉棒要中出啊,你不是很爱小翔吗?」

  「啊……小穴……嗯…啊……肉棒也拔出来……啊……不能中出……」

  「不行,要留下一根。」

  「那……拔出小穴的……嗯……肉棒……」

  「那我就玩坏你的屁眼啦,屁眼被这样插下去的话,可能会合不起来。」

  「不要……屁眼不要……不要玩坏它……」

  「那我要中出了,你又要给男友戴绿帽子啦?」

  「啊……不要……不要……我不要背叛小翔……拔出来……」

  在这极限的状态底下,我被阿毅的话玩得团团转,我越困扰他就越高兴。

  「那幺到底要拔出哪一根?」

  「啊……啊……不知道……不要……求你……不要再干了……要、要死了……脑子一片空白……啊……已经……什幺都不知道了……」

  「哈哈,那就两根都插到底好不好?我彻底把你玩坏之后,你就不会再想着小翔了。」

  「啊……不要……要死了……不要再插……求你…咿……拔出来……求求你……要疯了……」

  「好吧,你发誓做我的奴隶,我就把肉棒和按摩棒都拔出来。」

  「我发誓……我发誓了……啊……拔出来……」

  「我听不清楚。」

  这一刻,我脑里一片空白,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幺了。

  「啊……我发誓…嗯……我要当阿毅的奴隶……啊……我是个淫娃……你要怎样干我都可以……啊……啊啊……主人……求你……咿……放过我……」

  「好,那两根同时插到底吧!」

  说完,阿毅将肉棒和按摩棒同时插到底,我一瞬间就高潮了,小穴用力收缩,并且传来一股热流。

  又被……又被阿毅中出了……

  「嗯……为什幺……不要……啊啊……哦……」
「你现在是我的奴隶,我想怎样玩就怎样玩,哈哈哈。」

  「怎幺会……」

  阿毅的精液彷彿要将我的小穴融化一样,屁眼里的按摩棒也带给我前所未有的快感,我全身不断抽搐,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过了一分钟,阿毅终于将肉棒拔出来,我已经被他干到双脚发软,阿毅放开我的同时,我就跪瘫在洗脸台前,连把屁眼里的按摩棒抽出的精神都没有。

  「主人在你的小穴里射精了,有什幺想说的吗?」

  我知道我的身体已经不能反抗阿毅了,我明明已经尽量满足他的要求,明明已经发誓不再让他中出,明明已经做到这个地步,我明明不想背叛小翔……

  「……非常……非常……感谢主人……」

  「哈哈,还挺乖巧嘛。好吧,作为奖励,就让你删掉今天拍的相片吧。」

  我听到阿毅的话,觉得这是一种救赎,于是缓媛动起了身子,从阿毅手上接过手机。

  「欸!不用急,一边帮主人舔乾净,一边删吧。」

  算了,只要能删掉相片,只要能保持我在小翔心里的形象,要我做什幺都可以……

  我落下屈辱的泪水,又再为那满布精液和淫水的肉棒口交。

「这样你以后就是我的玩具了。」

  ❡❡❡

  ❖❖❖以下为小翔的视角❖❖❖

  『这样你以后就是我的玩具了。』

  听到这里,阿毅就将小如的电话挂掉了。

  当我跑到楼舍顶楼厕所对面的化学室时,已经看见小如为阿毅那混蛋口交了,没想到他竟然要小如穿着这种东西上课!

  阿毅刚才强暴小如的时候,一直将电话设置成扩音,我知道他是故意的,他故意在我面前强暴小如,还要她当着我面说出各种下流的话来。

  不但是品璇,现在连小如都成为阿毅的玩物了,我到底该怎幺办……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